栏目导航

news

www.kv222.com

主页 > www.kv222.com >

移动互联时代《人民日报》社交媒体平台新闻话语的转变

发布日期:2019-10-23 09:23   来源:未知   阅读:

  移动互联时代到来,改变了人们的信息接收方式。据统计,中国手机网民占整体网民比例达88.9%,大约91%的手机网民使用即时通讯软件这一社交媒体①。由于人们对手机终端的依赖度上升,信息的发布渠道和方式也发生了改变,以手机社交媒体为载体进行信息发布成了新的趋势。

  《人民日报》为顺应这一背景下新闻工作的发展,以微信为平台,推出多个公众号。其中“侠客岛”上线一年多以来订阅量突破了40万。② 而党的十八大后,反腐力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对于党报而言,对这一议题的把握,担负着舆论监督和舆论引导的任务。本文通过分析微信公号“侠客岛”中2015年上半年所推送的反腐议题的文章,梳理“侠客岛”在语言风格方面的特点,总结《人民日报》在社交媒体平台新闻话语的转变。

  今年上半年,“侠客岛”所推送的原创或改编的以“反腐”为主题的文章共22篇,将这些以文章按照类型分类:中央反腐最新动向(6篇),官员落马(9篇),解释中纪委发文(2篇),中纪委人事变动(2篇),中共官员谈“反腐”(2篇)和其他(1篇)。运用文本分析的方法,对这些文章的用词、语句组织、文章结构等方面进行分析,总结认为其具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特点。

  由于受后现代主义文化和使用社交媒介的影响,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改变,使得“碎片化”的新闻写作方式在网络上出现。所谓碎片化的写作方式,有学者总结为,打破了“新华体”、“人民体”等传统媒体固有的写作范式,形式新颖、节奏感强,颠覆传统新闻文体“结构完整”和“意义明确”的规范。③ 从根源上说,正是由于信息接受终端从网站向手机转移,一方面人们阅读时间变得零碎;另一方面,阅读习惯也因为手机屏幕的特点发生了改变。相对于网页,手机屏幕窄小,从而文章的断句更短小,分段更随意,才能吸引读者的注意力更加长时间的停留。所以,整体上文章结构更加零碎,文体呈现出“碎片化”的特点。

  以“侠客岛”2015年1月26日文章《当中纪委也开始谈论足球的时候》为例,文章结构上划分了四个小标题:“隐喻”、“扭曲”、“打黑”和“故事”。前两部分分别介绍了体育是公平社会的隐喻,金牌至上的政绩观扭曲了体育精神;“打黑”阐述了今日球队表现的“触底反弹”和当年针对足球的打黑密切相关;“故事”则通过描述两个彰显体育精神的故事,点明中纪委谈论足球背后的深意——还体育本该纯净的样子。

  文章结构与传统的报纸刊发文章不同,结构上打破了重视逻辑的整体性,四个小标题之间没有明显的逻辑线索。而文章行文中起承转合的传统结构也消失,段落非常短小,有时一句话就分一段。对于此种“碎片化”写作的文章,编辑想要突出重点,所运用的方式便是加粗字体。文章中需要重点关注的词句,编辑都进行了加粗处理,以方便读者在快速阅读中能迅速把握文章重心,这是明显不同于报纸标准化的文字打印排版模式的方法。

  “侠客岛”是微信公号,它是原生与社交平台的媒体,所以其话语与社交媒体的话语一脉相承,显示出风趣诙谐的个性化风格,而与《人民日报》相对模式化的风格明显区别开来。

  这种“个性化”的语言风格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直接来源于网络语言。例如,以国企反腐为主题的文章,其标题拟定为“国企,该你颤抖了”,文章中还出现“零星落下的雪(lao)花(hu)中”。这种口语式的表达和夹带拼音的话语,其来源就是互联网。

  而另一方面,网络社交语言中的互动风格也被吸收进文本的写作当中,撰稿人个人(“岛叔”)常常被带入文章语境,这是传统的新闻行文方式没有的。比如有文章以此开头:“我知道,你们总想从侠客岛上找到内幕和猛料……岛叔依然会为你们提供优质的读物。”在行文过程中,“岛叔”也会不断穿插其中,成为转向下一个话题的线索。比如,“今天的《人民日报》就刊出文章……里面挺有料,岛叔给你仔细捋一捋。”这种话语风格,非常接近网络博主所写的博客式的写法,将个人的情绪、状态带入文章当中,也符合社交媒体传播的需要。除了传达信息,也试图用此种模式与受众对话,以极具个人风格的话语方式与受众互动。

  中央颁发的政策性文件的话语具有标准化、权威化的特征,“侠客岛”所推送文章中有对此类政策性文件的解读,往往提取文章中的“干货”,对文本进行重新编码,实现语言和结构的重组,将其以更通俗易懂方式呈现出来,使原本复杂的政策性语言最大程度简化。而与《人民日报》对政策的直接解读不同,“侠客岛”还会对《人民日报》的解读进行进一步的解读,将纸媒代表的官方话语进行第二次的解读。

  比如,4月29日推送的文章《解局 老王选人的最新重大变化》,文中提到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一项文件,关于省(自治区、直辖市)纪委书记、副书记,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长、副组长等提名考察办法。《人民日报》专访纪检体制改革专项小组负责人,解读这些提名的考察办法。

  在《人民日报》报道的基础上,“侠客岛”在此基础上做了进一步解读——简化为三个问题。“问题一、反腐节奏慢下来了吗?”,“问题二、现有纪检体制机制的问题”,“问题三、怎么改?”三个问题分别是三个小标题,通过向读者发问的方式,将文件中受众最可能关心的内容凸显出来。

  党报的新闻报道以时政新闻为主,而党报话语长期以来形成的厚重文风,具有官方色彩,也具有很高的权威性,但是亲和力较低,传播效果受到限制。“侠客岛”推送的文章多与政治题材相关,但其话语的表达与党报传统的方式有明显区别。www.9055888.com

  时政题材的文章多涉及一些政府官员和行政部门,这些人或部门是政治传播过程的主体。在传统的党报话语中,政府官员或有关部门的作为重要信源,其传达的信息具有很高的权威性。党报的编辑对于此类信息的来源的名称也会谨慎核查,而“侠客岛”的操作模式有明显不同。比如,在《人民日报》中,关于王岐山的报道会写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而在“侠客岛”推送的多篇报道中,称他为“老王”。

  新闻标题的语言也一反传统党报话语要求庄重、凝练且突出主要信息等特点,呈现出多样化、娱乐化的风格。比如,被宣判无期徒刑的新闻,“侠客岛”的相关文章标题为“他,无期”,配图为的照片,此类句式在传统党报中绝不可能出现。而关于体育总局副局长反腐的文章标题用了“给刘翔颁奖的体育总局副局长,进去了”,当天网络热议刘翔离婚事件,文章将落马官员与刘翔联系到一起,开头先谈网络热议娱乐八卦事件,才提及官员落马的主题,与官方一贯的行文模式大相径庭。

  另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1月8日,“侠客岛”发《如何愉快地读懂中纪委年终报告?》一文,文中取“纪委”的谐音,模拟了一位名叫“纪伟”的拳击手,讲述这一年“他”在“拳坛(政坛)”KO下马的不守规矩的官员。比如文中提到:“我2014年历大小战53085次,败71748人,其中还处分了23646人。平均数你们去算吧,反正据说我每2天就KO一个厅级对手。”这些数据正是来源于发布会公布的数据。文章用拟人的手法,诙谐的语言,完全不同于党报传统的严肃话语,对官方话语进行了解构。

  后现代的叙事话语具有“平面无深度”的特征,实为对本质和意义的消解,另外也具有“错乱零散化”的特征。④ 而在网络时代,网络语言自身耦合了后现代主义的特质,处于开放状态的网络语言削弱了语言主体的强势地位。⑤时政新闻或评论原本严肃的话语风格,受到了具有后现代风格的网络语言的影响,使得《人民日报》微信平台上的话语风格与传统党报明显区别开。

  网民作为民间话语建构者,成为中国“最大的政治压力集团”,民间话语的影响力,有时甚至会倒逼官方话语进行改革。⑥ 而本文所探讨的“侠客岛”所推送的反腐议题的文章,正是以严肃的时政内容为蓝本,以适合网络传播的语言为其重新组织和包装,以符合社交媒体传播的需要,这本身是党报语言为适应新媒体时代发展而进行的自我改革。

  本文分析“侠客岛”的话语风格,给我国党报在顺应新媒体发展趋势从而进行舆论引导方面可以有以下参考意义。第一,注重党报声音的互联网传播,改变传统党报话语沉闷、冗长的风格,尝试向大众所能接受的平实、口语化的方向转变,已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第二,适应更注重平等的互联网精神,内容的生产从受众角度出发,而不是传者角度,要转变舆论引导的方式,将严肃的时政内容转变为普通民众读得懂且乐意读的媒介产品。由此,才能把握舆论导向,在新媒体时代进行有效的舆论引导。

  ①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第3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5年7月23日发布)

  ⑤但海剑、石义彬:《后现代语境下的网络语言研究》[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3期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Power by DedeCms